<meter id="xvilh"></meter>

  • <big id="xvilh"><dfn id="xvilh"><s id="xvilh"></s></dfn></big>

    新聞通知

    媒體視角
    中國青年報 | 疫情防控常態化之下的大賽申辦
    時間:2020-07-07  

    6月25日,國際足聯投票產生了2023年女足世界杯的舉辦地——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這將是女足世界杯歷史上第一次由兩個國家聯合主辦。2023年女足世界杯東道主的揭曉,也是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發以來,首個產生申辦結果的國際頂級賽事。有些尷尬的是,巴西、日本兩國在申辦工作進入尾聲階段宣布退出,這使得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申辦成功提前失去了懸念(另一個僅剩的申辦國家為哥倫比亞,按照國際足聯之前對各申辦方的技術評分,澳大利亞、新西蘭為4.1分、日本3.9分,哥倫比亞2.8分——記者注)。

    專家表示,疫情對整個人類的生活都造成了巨大影響,更直接增加了體育賽事能否順利舉辦的風險性和不確定性。這意味著,各個國家和地區對于申辦大型體育賽事勢必更加謹慎,在這種形勢下,大型體育賽事的舉辦模式很可能發生變革。

    疫情成舉辦國際大賽的最大障礙

    6月22日,就在2023年女足世界杯舉辦地揭曉前3天,日本足協宣布退出對2023年女足世界杯的申辦。此前的6月9日,巴西足協也已經宣布退出申辦。

    由于巴西的新冠肺炎疫情仍未有遏制跡象,巴西足協之前也表示,承辦像女足世界杯這樣的大型國際賽事,需要東道主承擔巨大的責任。但無論是考慮到巴西現在的疫情蔓延,還是近幾年并不理想的經濟狀況,巴西都很難有信心在3年后對參加女足世界杯的各參賽隊、賽事參與人員和觀眾予以足夠安全的保障,因此,退出申辦也在情理之中。

    但日本的退出,多少讓外界感到有些突然。

    英國《體育商業》專欄作家,國際大型賽事和體育產業專家劉玲玲博士表示,綜合女子足球運動的競技實力、群眾女子足球的發展水平以及舉辦大型國際賽事的能力、國際足聯的技術評分等幾方面來看,日本都是獲得2023年女足世界杯主辦權的熱門候選之一。但可能正是因為日本考慮到,一旦獲得2023年女足世界杯的主辦權后,日本既要面對2020年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舉辦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又要籌備女足世界杯,再加上疫情在未來幾年都有反復的可能,對于日本來說,順利籌備和成功舉辦2023年女足世界杯的不確定性太多,因此放棄申辦也在情理之中。

    今年以來,在新冠肺炎疫情對國際頂級大賽的負面影響上,日本肯定是感受最深刻的國家。

    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舉辦,相比起直接取消,對于各方來說都是最好的結果,但是延期也帶來了一系列新的問題要解決,其中最為棘手的就是如何化解東京奧運會因延期舉辦而增加的財務壓力。

    據日本媒體分析,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意味著日本方面將在已經為籌辦東京奧運會花費了126億美元的基礎上再增加27億美元。據美聯社的消息,為了籌集資金,東京奧組委準備在7月與贊助商進行增加贊助的談判,但根據日本廣播協會NHK在6月初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大約三分之二的贊助商不確定是否愿意再為東京奧運會增加一年的贊助預算。日本《朝日新聞》近日的一篇報道指出,東京奧運會的組織者希望贊助商支付更多的贊助費用,但這卻可能遭到贊助商們的反對,因為現在大多數企業都在努力減少開支以應對疫情導致的收入損失。

    劉玲玲表示,對于像奧運會這樣的國際頂級體育賽事,贊助商的體育營銷都是以4年為一周期。對于贊助商來說,奧運延期本身就打亂了原本的奧運營銷計劃,導致已經付出的很多投入和所做的工作無法產生應有的價值,贊助權益因此無法實現。在贊助商的權益受損的情況下,組委會還試圖要求贊助商額外增加贊助費用,可想而知,推進這項工作的難度有多大。

    除了贊助的問題,日本還面臨著如果疫情持續,一年后東京奧運會仍有可能被取消的風險;以及即便奧運會能夠如期舉行,如何讓來自世界各國的參賽選手和參賽人員順利入境、并保證安全;比賽是否要空場進行等諸多不確定性的問題,并由此導致辦賽成本難以控制,以及賽事門票和貴賓款待服務、特許經營產品的銷售、服務收入下滑乃至歸零等連帶問題。

    可以說,日本政府和東京奧運會的組織者正在面對一個國際體育賽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巨大挑戰,而且,只要人類無法根除新冠肺炎疫情,未來大型體育賽事的組織者都會面對類似的困境。

    辦賽模式需在疫情之下變革

    當然,如果賽事組織者不夠重視疫情,結果很可能就是血的教訓。近日,網壇名將德約科維奇組織的慈善網球賽引發了聚集性感染新冠病毒事件。賽事舉辦過程中,參賽人員和觀眾均未戴口罩,并且進行近距離的社交活動。比賽結束后兩天,德約科維奇和妻子均被確診為新冠病毒陽性(一周后轉陰),震驚了世界體壇。德約科維奇接連對外發布致歉聲明,仍擋不住各國球迷、網友對他的批評。上海體育學院經濟管理學院院長李海表示,德約科維奇舉辦的網球賽導致發生聚集性感染事件,對于仍處于停擺中的國際網球賽事恢復舉辦,無疑是一個重大打擊。這起事件也再次證明,在防控疫情方面,體育賽事組織者絕不可掉以輕心。

    “體育賽事從本質上來說還是屬于休閑娛樂產業?!眲⒘崃岜硎?,“當疫情已經給人們的生命造成威脅時,休閑、娛樂的事情就降到了次要位置?!睂τ谠居幸馍贽k大賽的國家和地區來說,疫情之下,為了給自己少找麻煩,放棄申辦這些賽事,只能說是無奈卻明智的選擇。

    6月23日,國際奧林匹克日,中國諸多知名運動員、教練員和體育界名宿在這一天通過視頻號召人們運動起來,這是疫情發生以來,國內體育明星最大規模的一次集體行動,但這種線上活動對于體育來說只能偶爾為之,體育特別是體育賽事,說到底還是一項線下活動。

    以無國界著稱的國際體育賽事,本身就是以國際交流、人員聚集為特征,怎樣才能在疫情防控的前提下與病毒長期共存?

    李海表示,現在的一個趨勢可能是原本由一個國家、一個城市主辦的大型國際體育賽事,分散到多個國家、多個地方舉辦,這在一定程度上會降低大型賽事在各個承辦地的規模,既有利于賽事組織者更好地進行疫情防控工作,也有助于減輕賽事承辦地的籌辦壓力。同時,鼓勵多地聯合舉辦大型國際賽事,也能讓更多的國家、城市實現舉辦奧運會、世界杯等大型國際賽事的夢想。

    2026年男足世界杯將由美國、加拿大、墨西哥聯合舉辦,2023年女足世界杯則由澳大利亞、新西蘭聯合舉辦。延期一年舉行的2020歐洲杯將在歐洲11國的12座城市舉辦,把多地聯合辦賽做到了極致。

    李海表示,多地承辦大賽的另一個好處是,一旦發生類似2020年東京奧運會因疫情延期一年舉行的狀況,由于承辦單位是多個城市,也可分散因賽事延期給承辦地帶來的負面壓力,而不是像東京奧運會這樣,所有的負面壓力都由一個國家、一座城市承受。當然,多地聯合辦賽也存在參賽人員出行成本升高的問題,但李海認為,這個問題并不會很突出,因為聯合辦賽的國家一般都是鄰國,賽事承辦地之間的距離通常都會控制在一定范圍內。

    巴西、日本的退出,從一定程度上顯示出2023年女足世界杯的申辦工作遇冷。實際上,國際奧委會早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之后就已經明顯感受到,隨著各國對辦賽成本壓力的顧慮加重,各國申辦奧運會、冬奧會的熱情也在不斷降低。但從國際奧委會和國際足聯來說,由于2024年、2028年兩屆夏奧會、2026年冬奧會、2021年世俱杯、2026年男足世界杯的東道主早在疫情之前都已經產生,眼下還無須過多考慮疫情給各國對申辦奧運會和世界杯的態度帶來的變化。但在劉玲玲看來,只要疫情不結束,疫情對體育賽事的負面影響就會始終存在,進而影響到各國申辦大型國際體育賽事的積極性。李海認為,大型國際體育賽事的影響力和對承辦國、承辦城市國際形象的提升作用及對經濟的提振作用并沒有改變,因此,從長遠來看,對大型國際體育賽事有興趣的國家和城市依然會保持較高的申辦意愿,但辦賽模式一定會發生改變,與疫情防控相關的工作將更多的體現在體育賽事的籌備和舉辦過程中。

    6月中下旬以來,國內的CBA聯賽復賽,歐洲足球五大聯賽除已提前結束賽季的法甲之外,西甲、英超、意甲、德甲均已復賽,疫情之下,對參賽人員嚴密的病毒檢測和防疫程序、空蕩蕩的觀眾席成為體育賽事新的特征。

    近一段時間,國際乒聯、國際冰聯等一些國際體育組織已經制定和發布本運動項目的防疫指南,指導運動隊、運動員、運動愛好者和賽事主辦者如何在疫情下參加運動和舉辦賽事。7月1日,上海市體育局發布《常態化疫情防控期間體育賽事舉辦指引》,為上海在常態化疫情防控的新形勢下提供了較為詳細的辦賽指導。作為這本“指引”的專家智囊成員,上海市新冠肺炎臨床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指出,舉辦體育賽事在疫情中還有另一層社會意義,他說:“體育屬于娛樂活動,大家不太愿意因為娛樂活動而產生疫情,但體育賽事的復蘇又是很重要的城市生活,因為這代表了社會重啟的信心?!?/p>

    本報北京7月6日電

    媒體鏈接:http://mzqb.cyol.com/html/2020-07/07/content_287245.htm

     

    [責任編輯/董楊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3 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   滬ICP備05052054號    滬公網安備 31009102000036號
    郵編:200438 上海市楊浦區長海路399號   總機:(86-21)65508900

    電腦版 手機版 Pad版
    管家婆个人版